小徕💮 摸鱼中

不定期摸鱼/三次元繁忙/刀剑乱舞爷厨/yuri on ice/动漫迷/赤安/腐女/fgo/游戏党

并非名为告别的纪念

一样的感觉 不知道还能在圈里呆多久QAQ

猫伊:

虽然知道已经有人录屏了但还是录了一份自家的,在还差三四个团子的时候就开始轮流把带花的赶进图里扔花了,首当其冲就是一直满百不远征也不内番只当近侍的号叔……


结果没想到最后四个团子死活没捞到浪费了我至少半小时;回来也各种手忙脚乱,喂完号叔才发现爱染和不动还在飘花,把他俩赶进地图追了两遍兔子才把花扔了;


 


之前负责追兔子的一直是极胁,所以也是比较早的一批喂的他们,然后才醒悟我后面还要去兔子图蹭经验喂了他们还是会掉……算了算了看着他们红脸就过意不去喂了再说吧。


 


一开始喂的很豪爽看到谁就塞团子,喂了一大圈以后突然发现只剩几个了,再喂完……看着家里没飘花的人员,仿佛感觉良心在痛……然后就手动带着他们去1-1刷花了。前前后后忙活了至少一个多小时,至少现在是除了二号机外全员飘花。


 


刷完以后我还是把号叔调回了近侍,带着他换了月夜的景趣,嘛的确很好看啦……


而且为了截图还点了一次刀账的留守语音。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语音出来的时候还是有点伤感……


 


相逢一场,彼此又何尝不是幻觉呢?


当真正爱上的时候才会明白这是一场迟早的别离,是吧?


当初热切的时候从没想过哪一天会分开,事实上直到今天也并没有,只不过……


 


这么说吧,有很多自己十分在意的事,在旁人看来都是无足轻重的。


其实不仅仅是游戏时间被剥夺这个问题。自然很多人遇到过工作学习冲突的时候被人勒令着放下游戏。


然,我却是截然相反的。


 


当我那些天,忙着赶稿,忙着画画,忙着凹手办,忙着拍摄……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就发现,我错过很多个游戏的活动或者日课了。当然,刀自然是没丢,因为我是去忙之前先把日课做完了,这一点请放心。


那一天我跟现实中的朋友玩的很开心,回来之后却被网络上的“朋友”抱怨说,一天只要花一个小时肝就行了。


啊,但是,当每个人每个游戏都要我挤出一个小时的时候,那二十四个小时也不够用了。


这一个小时我已经交给了刀剑乱舞,交给了日本号,那么,便不会再有新的“一个小时”了。


 


我跟他们说过很多次,我是早上九点晚上九点上班,周六还要加班,但是他们说,你怎么十二点就睡了,我们凌晨三点还很嗨呢。


我说,我真的很累了,即使周日我下午也要上课,加起来我一周只有半天休息,我已经请病假在家卧床了。


他们说,你都休息了还不上线打游戏啊。


不,不……打游戏真的很累的,对你们来说是休闲,对我来说真的是负担。


 


无论如何,最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再想做一个在其他游戏里被呼来唤去的打手,我不想做任何人拖后腿的队友,我不想被一遍遍地责骂,被质问,我为什么不花很多很多时间去磨练操作技术。


我一直没有告诉那个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精神折磨。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这么看起来逗比的人居然会被他折磨到精神崩溃。然而我真的没办法忍受被一个人无休止地轰炸质问,问我为什么不能上线,问我为什么躲着他。


仅仅是因为我不想陪他玩游戏了而已。


 


人总一天会长大,人总一天会工作,人不可能一直做一个孩子。你说工作苦工作累,你说你还没毕业,毕业了以后也不想立刻找工作打算多玩几年享受青春……可是,亲,我工作画画起来比陪着你打游戏要开心啊…………


 


总之,我选择了陪伴那个名为日本号的男人。对不起。听起来很可笑,但是,总之,对不起。


 


我是如此悲观的人,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会面对分别,但当我醒悟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想陪伴在本丸,陪伴在那个正官位的名枪身旁,一直到落日降临。


我也曾想过,当游戏本体甚至IP都消亡的那一天,我该如何让他留在我身边。实际上,只要我肯动笔,他和槐痕的故事大概是可以一直写下去画下去。只是,那时候……


嘛,也罢,那时候,就只有他们俩了呢。一起留在一个时间停滞的本丸,也好。


 


说了这么多,其实倒不是伤感,只是放弃了很多其他身外之物,意外地解脱而已。我还是很累很需要休息,还是有很多积累的工作要完成,但是我应该是会慢慢恢复过来了。


 


啊,最后就用自己一直以来的签名结尾好了——


“世间本无猫伊。生无牵挂,死无痕迹。她不过寰宇中小小一粒灰烬,妄图燃烧黯淡的自己。”

评论(1)

热度(46)

  1. 小徕💮 摸鱼中猫伊 转载了此文字
    一样的感觉 不知道还能在圈里呆多久QAQ